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外院学子看世界

生天地

一路走来一路瞧——13级俄专唐晓周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6-06-08 浏览量:5208次

前段时间看了去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白俄罗斯作家阿列克谢维奇所著的《切尔诺贝利的回忆》一书,这是作者在走访了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大爆炸的幸存者之后所著的一本口述史。在书中有一个当年事件的亲历者提到,当国家号召他们去切尔诺贝利辐射区进行清理工作的时候,即使拒绝向他们披露真实情况,也不提供任何有效防核辐射装置,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毫无犹豫地欣然前往,只有两个年轻人拒绝执行任务,这个亲历者感叹道:“他们与我们已经是不同时代的人了。”这句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无独有偶,最近的一堂课上,在我们生于勃列日涅夫时代的俄罗斯老师口中,我又一次听到了这句话。

当时在课本上碰到了一个形容词,意为“(苏联)改革时期以前的”,老师随口问了我们一句“知不知道苏联改革时期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们都没说出来,于是老师不仅告诉我们这个问题的答案,还顺带上了一小节历史课,她随手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串一串的年份,俨然就是苏联的大事记年表,我非常震惊,问她:“每一个俄罗斯人都能这样对前苏联的历史脱口而出么?”她说,并不是,她生于勃列日涅夫时代,那个时代每天家里都几乎不间歇地放着广播,广播里天天播的都是领导人干这干那,所以他们那代人对于苏联的历史记得很清楚,而她女儿这代人却并不如此——“他们与我们已经是不同时代的人了。她也说了这句话。

然而, 他们是哪个时代的人?我们是哪个时代的人?我们的后代又将是哪个时代的人呢?

我来俄罗斯交流已经快半年了,在这里认识了同龄的俄罗斯人、日本人、韩国人,甚至还有以前只存在于各种“传说”里的朝鲜人,在与他们的交流中我感触最大的一点是:不同国家的年轻人聚在一起,绝不会出现无话可聊的场面,我们聊俄罗斯的伏特加、美国的电影、韩国的电视剧、日本的寿司、中国的火锅,等等等等,这些平凡且世俗的东西大多数与价值观并没有太大干系,然而恰恰是这些东西组成了我们的个人生活。在《切尔诺贝利的回忆》一书中,有一位口述者如是说:“俄罗斯人在对个人生活的想象上是十分无能的。”然而我觉得,不是全体俄罗斯人,而是那辈在苏联统治下,个人生活被集体生活挤压得无处藏身的俄罗斯人。在我看来,不同代人之间最大的区别与隔阂就体现在对个人生活的想象力上,他们与我们,我们与子孙后代,不外如是。我们这代人与上一代人相比,有了太多接触世界、了解世界的渠道,因此在世界各地年轻人的个人生活显现出一种趋同化的走势。

提到和不同国家同学的跨文化交流,这大概就是出国交流生活中最有意思的一部分了。我们班上有十二个学生,来自中日韩三个不同的国家,有的时候口语课上讨论一些跟个人看法有关的问题时,可以明显地看出不同国家人考虑问题的不同角度。有次老师问我们来了俄罗斯之后有什么地方感到非常惊讶,我们几个中国学生秉持着“以和为贵”的美好品德,笑,将俄罗斯好一通夸赞,比如过马路的时候,汽车看到行人会立刻停下让行人先过,当然,这也的确是实话。当轮到一个日本同学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皱起眉头说俄罗斯餐厅服务员的服务态度实在太差了,然后就这个话题展开了近二十分钟。说实话,听了还是很惊讶的,因为就我们在俄罗斯餐厅的用餐体验而言,服务态度还是挺不错的,不过一直都听闻日本服务行业的水准很高,想来就是这样才提高了这位日本同学的阈值。

除此以外,以前的在国内的生活中认识的同学大多是与自己的人生经历很相近的人,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一路按部就班大差不差地读上来,生在一个国家,长在一个国家,我们的人生除了细节,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时间久了,产生了一种这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这样度日的错觉,这种错觉并没有被认真意识到,因为我们在显意识里的理论层面不断强调着这个世界的多元性,然而直到走出国门交流,认识一个个不同的人,“多元性”这三个字才真正骨肉丰满地介入到我的生活中来。

我们班上有一个韩国女生,她的俄语说得比韩语好,因为她刚生下来不久就被父母带到乌兹别克斯坦生活,直到十五岁才回到韩国;去年认识了一个很漂亮的女生,认识之后很久我问起她是哪里人,她说她来自克里米亚,我愣了一下,然后开玩笑说:“这么说你之前在这里还是外国留学生,现在已经是俄罗斯本国学生了。”她哈哈大笑,告诉我在克里米亚基本上都说俄语,而不是乌克兰语;有一个会说五种语言的马来学生跟我很利索地说起来中文,我问他是不是学中文学了学久了,他很认真地用中文告诉我,他是华人后裔,汉语是他的母语;还有一次将一个乌兹别克斯坦的男生误当做中国人,然后他告诉我这大概是因为他其实是韩国和马来西亚混血,跟随父母移民乌兹别克斯坦……

他们的故事与来历也许并没有曲折离奇到可以著书立传,但已经足以让我感到惊讶,在到俄罗斯交流以前,“多元性”对我而言只是一个纸面上的词而已。在这里,每当我认识个这样的朋友的时候,我总是会想到“真人图书馆”这个概念。“真人图书馆”是最初起源于丹麦哥本哈根的一项社会活动,借出的不是书,而是真人,读者通过和一个个真人交谈,了解他们的故事与体验。每个人其实都像是一本书,翻开来就是一个人生故事。在出国交流的过程中,我看到的不仅是俄罗斯的风景,还有不同人的故事,人生并不局限于我们的想象之内,在连想象力都无可触及的地方,有更为广大浩远的天地。

除了跨文化交流,在这里让人感触最深的地方在于俄罗斯人对于文化和艺术看待得非常重要,俄罗斯差不多每个城市都会有好几个不同类别的剧院:芭蕾歌剧剧院、话剧剧院、木偶剧剧院、爱乐乐团,这些基本上都是标配了,有的大一点的城市同一种剧院还会有几家。这里的剧院基本上每晚都排剧,票价也不贵,因此芭蕾、歌剧、话剧、木偶剧、交响音乐会、演唱会我都看了个遍,这一年也是大饱眼福了。俄罗斯人看剧都穿得十分隆重,特别是女士,衣香鬓影,妆容精致,刚来的时候第一次看话剧,见到这排场着实吃了一惊。并且在看剧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人大声喧哗,看了这么多次,连一次手机铃声都没有听到过。

俄罗斯不论大小城市,总有各种各样的博物馆和教堂。三月份小长假去哈巴罗夫斯克游玩,基本上走几步就能碰到一个博物馆或是美术馆,这种密度真让人咋舌。在海参崴我有一大乐趣,就是去看各个教堂,虽然俄罗斯人大多以信东正教为主,这里除了极大比例的东正教教堂以外,我还参观过天主教教堂、路德教教堂、犹太教教堂和亚美尼亚教堂。读万卷书与行万里路果然都是获得知识的最佳途径,再过两个多月就要回国了,希望在这两个月里能有更多的收获。


Первая частькогда общалась со студентами из разных страня заметилачто между нами есть много общего для разговоров.

Вторая частьПосле тогокак я познакомилась с разными друзьямия глубже узнала об их интересной жизни.

Третья частьМеня удивляет, что у русских уважительное отношение к искусству и истории.

(指导教师:郑文东)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来时尽兴,去无所羁——13级俄专丁小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