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子风采

生天地

琼姿炜烁,曜若星辰——专访外语学院男子排球队队长陈炜炜

发布者:发布时间:2016-04-01浏览量:16856次

正处三月的尾巴,虽然凛冬的寒气还未完全褪去,初春的暖意已经踩着遍地落樱伴着鸟语花香款款而来。和着万物生长的气息,武汉大学“火炬杯”学生排球赛夺目开赛。经历了小组赛四场全胜、四分之一决赛轻取计科、半决赛憾负信管的历程后,外语学院男子排球队在全场观众的呐喊声中以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勇夺季军,获得了近四年来“火炬杯”的最好成绩。比赛结束后,全院上下欢欣雀跃,第一次在宋卿体育馆目睹我院男神风采的同学们更是发出了“一场火炬杯、怒刷存在感”的感叹。当晚,“外院人”微信公众平台以这样的语言评价这次比赛:“身为外院人,今日男排的胜利我们与有荣焉。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这一季,注定会开启外院男排的又一段燃情岁月这一回,注定会成就更多外院人的骄傲与自豪。

比赛结束的几天后,在一个温暖的午后,我们有幸采访到了这支队伍的领头人,外语学院男子排球队的队长,2012级法语专业的陈炜炜同学。炜炜的声音深厚而低沉,像一管演奏爵士乐的萨克斯,娓娓道来,向我们讲述一个关于陪伴关于传承关于坚守关于希望的故事。

   “虽然没能进入决赛,没能实现最初的心愿,但我们不会一直沉浸在悲伤里。排球于我们而言,是一份事业,为了他,不管遇到怎样的困难,我们都不会轻言放弃。”

我们的采访从今年的火炬杯说起。谈到与信管的那场半决赛,炜炜认为,我们的技术特点没有发挥出来是主要的原因。“我们都太想赢了,队员们有些紧张,配合打不出来,动作也有些变形了。比赛中其实我们并不是没有机会。在第一局有一段时间我们追赶的势头很猛,第二局开始其实势头不错,也曾经领先过,但是我们最终还是没能把握住。”今年,外院男排的7名上场队员中,有6个毕业生。除了主力副攻孙斐已经确定留下来读研以外,刘莫尘、周熹、蔡明阳和刘洋都将在6月离开武大,炜炜自己也还在等待考研复试。而他们的这个阵容此前两年饱受伤病困扰,一直没有能够取得理想的成绩。今年,是他们这拨人最后的机会。“出乎我的意料,输给信管后,周熹和刘莫尘出奇地平静。只是在离开宋卿时有看到刘莫尘的眼眶有点红了。但其实我那个时候真的不敢看他的眼睛。事实上,输球后是他们一直在安慰我们。”说到这儿,炜炜的言语中透露出不可名状的难过。输了信管,意味着他们已经没有希望去争冠军了,低气压笼罩着整个球队。然而,面对第二天即将进行的季军之争,他们还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和遥感的比赛那天,现场来了很多外院的观众,他们从头到尾都在为我们呐喊,那种感觉是我以前打比赛从来没有过的。比赛刚开始时,我其实还是有点紧张。毕竟这是学长们的最后一场火炬杯,还是希望能够以一场胜利为他们送行吧。”那场比赛的第一局,小伙子们并没有像我们想的那样轻松取胜。场边的观众有些担心,但是却用更加激情的助威声为球队加油。第二局异地再战,他们一扫之前的低迷,将各种技战术发挥地行云流水,最终以25:7大比分战胜对手,现场的气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问及两局比赛之间发生了什么,炜炜坦言:“我记得周熹学长对我说,那么多观众看着呢,我们打出一场精彩的球就够了,输赢都无所谓。”决胜局,比分一直咬得很紧。11:10后,他们叫了一个暂停。那个时间,很多前两节有课的我院学子从外院一路奔跑到宋卿,场地的四周已经围满了人。暂停后,他们没有再给对手机会。伴随着“外院必胜”的口号,他们打出了整场比赛最精彩的几个球,最终以大比分2:1逆转取胜,获得了第三名。

对于今年的整个赛程,炜炜说:“今年球队里有几个毕业生,大家都面临着不同的压力。我上学期一直在复习考研,练球的时间比以前少了很多;刘莫尘学长在开赛前一周才回到武汉;刘洋在半决赛前一天还在北京参加考研的复试;斐哥现在又在上班,工作压力也不小。其实我们的队伍并不在一个最好的时候,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其实已经不容易了。”连任三届排球队队长的陈炜炜彼时已经比较平静了。对于即将离开的学长,他这样说:“我觉得到球打到这个份儿上,其实已经无所谓输赢。对于学长们来说,排球早已远远超越了一项运动。那是一份事业,值得我们付出所有为之拼搏。”

比赛已经结束了,学长们终将离开,但是外院男排,还要继续前进。

     

“那年金秋,我遇见外院男排,从此,他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2012年10月的新生排球赛后炜炜跟着学长们参加了外院排球队的训练。“我当时觉得排球队的氛围特别好,学长学姐们都很耐心,所以就决定留下来”。当时的炜炜也许并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决定几乎改变了他的生命。比起篮球和足球,排球在中学的普及率并不高,男排的队员们基本上都是零基础,炜炜也不例外。排球的训练是辛苦而枯燥的,一周五到六天在梅操排球场高频率的练习,从最基础的动作开始做起提到那时的炜炜,球队的老人们这样评价:“他那个时候身体素质和条件其实都不算好,但是这孩子就是特别乖,说什么做什么,而且练得很勤奋。”也许,就是这样的勤奋,让条件并不突出的陈炜炜一点一点进步,成了12级所有队员中第一个站上了“火炬杯”赛场的人。也正是因为这份坚定和热爱,让他从大二起就被委以了队长的重任,而且一做就是三年。谈到炜炜这几年的改变,他的学长周熹这样说:“炜炜从大二开始当队长,连任三届,承担起了球队的大部分繁琐的事物。大一刚进来,梅操的人都说他打球一根筋,永远不会动脑子;而现在,他却已经承担起了整个球队。特别是大四这年,虽然一边考研一边打球,但他却是球队里进步最大的一个。”

从“一根筋”的愣头青,到如今的主心骨,炜炜的排球路当然不可能一帆风顺。“有时候不是频率或是投入时间的问题,而是一种严重的挫败感。有的动作你想改,可你就是改不来;有的动作你想做,可你确实做不到。练习也时好时坏,有的时候有一点进步,有的时候却又徘徊于瓶颈。”在煎熬中,甚至开始怀疑,为什么自己要对一项完全不了解的东西这么努力,这些努力还有可能根本没结果?苦闷之时,队友们的陪伴便成了一剂良药。我犹豫的时候,有人告诉:用这样的方法练,可以的,不要急有人和一起重复那些简单的动作,陪度过漫长的练习岁月。慢慢地,这些鼓励和陪伴就变成了一种精神一种力量,支持着他不断积累,不断摸索,取得进步,臻于至善。

四年的本科生涯虽然已经进入尾声,但炜炜的排球之路却才刚刚开始。因为,排球于他,已成为生命了一部分。

   “那场比赛之后,我的心情难过到了极点;但也是那场比赛,让我明白了自己的肩上承担着怎样的责任。”

     提到自己印象最深的一场比赛,陈炜炜有些激动。2015年上半年,又一届“火炬杯”如约而至很不幸,我们与当时的夺冠热门动机学院分到了一组。也就是说,想要小组出线,就必须打赢除了动机以外的所有球队。然而小组赛第一场,他们就对上了实力强劲的遥感学院。那时候,接应二传周熹膝盖受伤几乎不能走路,无法上场。主力副攻孙斐由于热身赛脚踝扭伤,虽然打着绷带勉强能够上场,但是无论是高度还是速度都不能保证。于是,炜炜成了那场比赛球队可以依靠的最重要的进攻点,他的心理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最终,他们首战告负,小组出线希望几乎渺茫。

赛后,炜炜十分难过,一个人在场边啜泣。吃不下晚饭,他拿着一袋排球来到梅操,默默地练起了发球。抛球,击发,抛球,击发……一次又一次,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不知疲倦也许人难过的时候,只能潦草地用身体的酸痛来掩盖。梅操这个他梦开始的地方在他最低落的时候,沉默,无言地陪伴着他

不出意料地,球队止步小组赛。赛后球队聚餐时,炜炜仍然无法摆脱那场比赛的阴影。“我记得当时,我心情很差,一个人在默默地低头,也不怎么说话。刘莫尘学长对说:我会把最后的球给我最信任的攻手。那一瞬间,忽然释怀了,原来的队如此相信我。就像翅膀上压上重物的飞鸟一定会跌落一样,我明白,其实是多余的顾虑压坏了自己。”又一次失败的打磨,将他锻造更加坚韧身为队长,肩负着整个球队的责任,卸下不应有的包袱再出发,定不负众望。

我其实没想过能考这么好,在我犹豫的时候,是火炬杯的精神激励着我,让我迸发出惊人的力量,最终取得了初试第一名。

大四上学期,炜炜站在了选择的路口,不想过早步入社会,那么,是出国还是考研呢?这时,炜炜做了这样一件事。他去问球队的学长,如果自己留下来,对球队会不会有好的作用。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就这样,他决定考研。复习了一个多月以后,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他犹豫了。法语系由于在保研时招生人数很多,留给考研的名额只有1个。1个名额,老天真的是跟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炜炜的专业学习虽然并不差,但也并没有优秀到那个程度。况且,考研本身就是一种冒险,这仅有的1个名额,即使是最优秀的学生也不可能保证万无一失。那么,要放弃吗?他不甘心!“我觉得当时真的就是那种火炬杯的精神出来了。我既然决定了,就是冲着第一去的,就像火炬杯,冠军也只有一个,不能因为只有一个就选择放弃。我努力了,即使最终没能如愿,我也会选择留在武汉工作,留在外院男排的身边,帮助它走地更好。”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流泪了。虽然早就知道他考研的目的与球队有关,但当他真正这样说出口时,一种说不出的感动涌上心头。面对人生的选择,多少人纠结于各种因素迟迟无法做出决定。而他,却因为如此简单的一个原因,选择了勇往直前。这也许就是外院男排的“火炬杯”情怀。

如果有幸能够留下,我一定会带领外院男排重塑辉煌。我会将承载着前辈们希望的火炬传递下去。

提到未来,炜炜的语气是坚定的。“我记得打完遥感的那天晚上和电信聚餐时,我跟刘莫尘学长说:‘这辈子你给我当二传真是委屈你了。如果有下辈子,我给你当二传’。学长当时笑了一下,对我说:“别想那么多,记得,把球队带好。’我明白学长的意思,也不会辜负他的希望”。下学期,随着四位主力的离开,陈炜炜和孙斐即将成为球队里最老的成员。在这支队伍中,除了大三的小黑,剩下的就都是15级的新生力量了。少了刘莫尘这个优秀的二传,球队也失去了这颗定海神针,前途,注定不会平坦。外院男排,究竟何去何从。

   记得我们在打遥感的比赛时,全场观众都在为我们激情呐喊。那一刻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支持的力量。面对这样的期待,我除了向前,别无选择。外院男排其实就是把火炬从一辈人传到另一辈人手上,那现在我和斐哥接过了这个火炬,就会不问前程,但行好事,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出最大的努力。”这是陈炜炜给出的答案。听到这里我不禁感慨,究竟是怎样的坚持维系着这个团队的运转,又究竟是怎样的力量支持这支队伍的发展?不得不承认,当热爱化作胸中的一股执着与肩头的一份责任时,它的力量便是如此强大。传承下去,是要求,更是信念。对于老队员的离开,如简桢所言:我们积极相聚也毫不挣扎品尝离别,遂能把拥有的辰光化作分分秒秒的惊叹。在前行路上,必然有人要离开,男排的小伙子们会铭记这些默默奉献的好兄弟,并将他们的伟绩化作鞭策新人的动力激励着他们将火炬永远传递

  讲到这里,故事进入了尾声。在这个故事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球队的曲曲折折和一个队长的倔强成长。成长,一个多么美好又富有活力的词语。不要总想着去回避生活中的困难,迎难而上战胜他们,总会拨云见日。我们应该学会去珍惜每段经历每份热爱每个并肩作战的朋友,要知道世间千千万万的人唯有它们能够出现在我们的生命里是多么的幸运小长假后,炜炜即将迎来他的考研复试。我们在心底默默地祝福他,相信,上天一定会眷顾永不服输的他。我们更加相信,怀揣着前辈的嘱托与期待,陈炜炜和他的外院男排,定会在一条注定充满了艰辛的道路上,绽放出更加夺目的光芒!

(撰稿:刘迪 唐诗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