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学院概况 > 通知公告 > 正文

学院概况

张弛教授讲座信息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8-12-20 浏览量:

讲座一:2018年12月20日(周四)下午14:30

题目:昆德拉对存在的小说化思考

讲座二:2018年12月21日(周五)下午14:30

题目:作为“生命学问”的文学研究

主讲人:张弛教授

主办单位:外语学院法语系

地点:外语学院3008会议室

讲座对象:外语学院教师、硕博生

摘要:

讲座一:

亚里士多德指出:“显而易见,诗人的职责不在于描述已发生的事,而在于描述可能发生的事,即按照可然律或必然律可能发生的事。历史学家与诗人的差别不在于一用散文,一用‘韵文’;希罗多德的著作可以改写为‘韵文’,但仍是一种历史,有没有韵律都是一样;两者的差别在于一叙述已发生的事,一描述可能发生的事。因此,写诗这种活动比写历史更富于哲学意味,更被严肃的对待;因为诗歌活动所描述的事带有普遍性,历史则叙述个别的事。所谓‘有普遍性的事’,指某一种人,按照可然律或必然律,会说的话,会行的事,诗要首先追求这目的,然后才给人物起名字……”萨特说:“一个作家必须是一个哲学家。自从我认识到哲学是什么,哲学就成了对作家的根本要求。”昆德拉认为:小说既不提供某一时代的忠实的历史画卷,也不提供对其社会结构的分析批评。“小说是透过想象人物的角度对于存在的思考。”“小说不是作者的自白,而是对置身于成了陷阱的世界中的人的生活的探索。”

讲座二:

美国文学史家W. J.朗(William Joseph Long)指出:“文学是以真与美的词语对生命的表现。它是人的精神、思想、情感、愿望的书面记录。它是人类灵魂的历史,而且是其唯一的历史。其艺术的、暗示的、永久的品质,使其独具特色。它被普遍兴趣和个人风格这两项要求所检验。它的目标,在带给我们愉悦感以外,就是认识人,也就是说,认识人的灵魂而不是他的行为。而且,因为它为种族保存了我们整个文明赖以建立的理想,它是能够占据人类心灵的最重要且最愉快的学科之一。”牟宗三认为:“中国文化的核心是生命的学问。由真实生命之觉醒,向外开出建立事业与追求知识之理想,向内渗透此等理想值真实本源,以使理想真成其为理想,此是生命的学问之全体大用。”我们认为文学研究应该且能够使我们的生命境界升华到柏拉图所描绘的最高境界:“这时他凭临美的汪洋大海,凝神观照,心中起无限欣喜,于是孕育无数量的优美崇高的思想语言,得到丰富的哲学收获。如此精力弥满之后,他终于一旦豁然贯通唯一的涵盖一切的学问,以美为对象的学问。”(《会饮篇》)“揭开给我们看的那些景象是完整的、单纯的、静穆的、欢喜的,沉浸在最纯洁的光辉之中让我们凝视。”(《斐德若篇》)研究人文社会科学的人,谁不想臻于这样美好的境界呢?“虽不能之,心向往之。”每向这种境界靠近一步,都是值得期待和值得庆贺的事情。

主讲人简介:

张弛,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西方语言文化学院法语系教授,法国文学与比较文学博士生导师。任中国法国文学研究会理事、常务理事、索邦大学法国文学与比较文学系暨比较文学研究中心合作研究员、华南师范大学法国哲学与跨文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外国文论与比较诗学研究会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