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动态 > 正文

科学研究

变化的世界与移民文学:温卡奥门森教授携伍伦贡大学学者再访武大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8-11-16 浏览量:

11月14号上午,武汉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迎来了老朋友,也迎来了新客人。来自伍伦贡大学的温卡奥门森教授携伍伦贡大学社会学系高级讲师,Sharon博士为外院师生带来她最新的学术思考的分享,对从事流散文学,跨国写作和移民写作的学者提供了一些新的思路和方法。外语学院王爱菊院长主持了本次讲座,并向温卡教授和随行的Sharon博士致以诚挚的问候和热情的欢迎,讲座在温暖而热烈的氛围中开始。

本次讲座的主题为移民文学的当代发展,重点关注澳洲的移民历史和移民文学史。首先奥门森教授带领大家回顾了澳洲的的移民历史,奥门森教授给大家展示了一幅描述早期移民坐船前往澳洲的图片,他们大多数是英国流放的罪犯,当然也不排除其他阶级的移民。第二张图片同样是描绘准备前往澳洲的英国移民者,从人物的穿戴上可以看出移民的多样性,他们阶级不同,却对澳洲怀着同样的向往。第三章图片是描绘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来自中欧和南欧的难民,坐船抵达澳洲时向岸上人民招手致意。第四幅图片,奥门森教授展示了华裔艺术家GuanWei描绘Boatpeople的艺术品,画中乘着小船的移民赤身裸体,挤在船上。奥门森教授解释道,“船民”就是这样一无所有得来到了澳洲,而他们不知道他们很可能遭遇的是拒绝与隔离。从这几张图片可以看出,因为战争,生存等不可抗因素,移民者不得不抛离故土,怀着对澳洲这片promisingland的无限向往,踏上了前往澳洲的船只。而当他们真的开始在澳洲生活,面对陌生的环境和一度盛行的“白澳政策”,生存与适应都格外艰难,而此时他们与故土的联系又彻底斩断了,乘船来澳洲成为一次只有去没有回的单程旅行,他们内心泛起的波澜是巨大的,伤痕是难以弥合的,这些感受和体会在早期的移民文学中非常普遍。

然而,现在的移民所面临的问题却是大大不一样了。随着交通,通讯技术,网络的日益发展,移民大多不会乘船来到澳洲,他们都会选择方便快捷的飞机。以中国留学生为例,他们大多都有良好的教育,很大一部分都有优渥的家庭环境,他们来到澳洲也不会遭受如此大的文化冲击,因为他们已经在网络上有很多了解,并且可以通过视频通话等手段时时刻刻保持和家人朋友的联系,他们的社交圈并没有被破坏,同时距离也不再是问题,他们可以搭乘飞机回到祖国,探望亲友。移民的定义也趋于多样性,移民并不仅仅意味着与一个国家切断联系,转而投入另一个国家的怀抱,移民可以是多样化的,拥有多国国籍的,同时维持着与多个国家的联系的一种状态。

奥门森教授指出,移民文学一直存在的一个问题是按照国籍来分类,比如英国移民文学,美国移民文学,而事实上,这个散居在不同国家的移民彼此之间维持着联系,并不是彼此独立的。这种分类法有很大得盲目性,使得移民文学的多样性被忽略。奥门森教授给大家介绍了一本书,Immigrantand Ethnic-minority Writings Since 1945,她提到这本书历时6年才出版,期间有很大一部分时间在于和编辑商讨文体界定的问题,因为传统的文体界定具有很大的局限性。接下来,奥门森教授介绍了几部最新的移民文学作品,包括第一篇在澳洲华人报纸刊登的《多妻毒》。该篇文章见刊于辛亥革命前后,革命派在海外报纸批判中国封建社会,同时也审视了当时的澳洲社会;华裔女作家IsabelleLi的著作AChineseAffair是一部短篇故事集,故事中的角色在不同的关系中不断转换自己的文化身份,审视中国以及西方,具有客观性和批判性,更加具备跨国文学的特质;MelanieCheng,父亲是中国人,出生于澳洲,却在香港接受教育,后来成为一名医生,但是跨国经历使得她投身写作,她的书汇集多国文化背景的人,有丰富的文化触角。

分享结束,Sharon博士和澳门森教授重点讨论了GuanWei的艺术作品所具备的社会意义,和其他风格类似的艺术家作了对比。裴蓓博士从跨国经历联想到个人在国家内部的迁移,例如从乡村到城市,也会带来类似的感受。其他研究生针对移民文学在当代世界中的发展变化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和体会。讲座圆满成功。

(撰稿人:刘鲁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