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动态 > 正文

科学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外国文学评论》常务副主编程巍应邀来至英文系讲学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9-04-03 浏览量:

3月24日上午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外国文学评论》常务副主编程巍应邀来到英文系举办讲座。程巍研究员是我校英文系知名校友,第三批国家“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之一。

此次讲座题目为:“雅士”(Dandy)与反资产阶级:法国大革命之后的英国的文化斗争。程巍研究员先对Dandy一词做了考证,认为翻译成“雅士”比较符合历史事实。然后从英国文学传统谈起,指出作品中的男性形象,不管是莎士比亚戏剧中的哈姆雷特还是笛福笔下的鲁滨逊,都不会在身体上有过多关注,他们也不会因为对身体的品味而为人所知,这代表了一种社会取向。而法国大革命之后,英国社会逐渐关注身体,并建构社会性的“男性形象”,就是题目中提到的“雅士”。“雅士”产生的大背景是法国大革命之后法国出现了暴政和无政府状态,英国则从中吸取教训,使英国的激进派开始变成保守派,在服饰、园林等社会各个方面逐渐建立独特的“英国性”。可以说惨烈的法国大革命为英国人交了一笔可观的学费。

左为程巍研究员

程巍研究员提到,“雅士”群体认为人的高贵就在于节制,他们精心编码自己的举止言谈和情感表达,更是在服装上下功夫,把自己打扮成绝对的艺术品,有些男性甚至每天花六七个小时装扮自己。不仅如此,“雅士”群体对任何职业都嗤之以鼻,包括拜伦所代表的作家群体,他们在最大限度上在文化审美领域表达自己的“反资产阶级”的意图。“雅士”在文化审美上极具优越感,程巍研究员举例指出《傲慢与偏见》中的达西是典型的“雅士”,他们从审美上区分自己和资产阶级的社会地位,前者是“植物性”的,后者是“动物性”的。1820年后“雅士”群体开始有人写小说,描绘“雅士”的生活,更大程度上将“反资产阶级”的因素渗透到资产阶级内部,所以《傲慢与偏见》中的伊丽莎白对母亲和妹妹的俗气十分反感,她此时已经带着宾利和达西的“雅士”眼光来评价家人的,资产阶级内部逐渐产生对自身阶级鄙视的现象。

1837年维多利亚女王登基后,社会需要转换方向,时代要求野心勃勃的实业者和海外殖民者。1842年辉格党上台后废除《谷物法》,更是打击了“雅士”所在的土地贵族阶层。程巍研究员提到了《简·爱》后半部分强调了“清教思想”,体现了维多利亚时代对“工作伦理”的重视,书中罗切斯特和简·爱的叔叔都是从事殖民事业的,这符合时代需求。

程巍研究员最后总结道,一个时代的文学和意识形态会构成关联,每部小说的生发史可能和当时的话语体系紧密相关,关注社会史是研究文学的重要方法。

讲座结束后,现场同学们热烈提问,程巍先生的讲座学术价值很高,有很强的启发性,听众们也都受益匪浅,意犹未尽。

(供稿人:英文系周艺琛)